开放大学330名“科班保姆”最近毕业 究竟学些啥  (2017-06-20)

上海开放大学的330名“科班保姆”最近毕业,拿到了上海首批家政服务大专毕业证书。不少读者会有疑惑,家政员不就是洗洗烧烧,做多了自然熟练,为什么还要学个大专文凭呢?这本文凭含金量究竟多高?劳动报记者对此进行了多方采访,解开大家心中的困惑。

    陈老板的切身体会:

    学管理学培训,帮助走出创业瓶颈

    上海阿姨陈君是此次毕业的家政员之一,自从2003年走进一次创业培训班,她决定踏入家政这个行业。2004年,她与朋友合作加盟了某沪上连锁家政公司,将分店开在松江。虽然起步比较艰难,但公司也算顺利进入正轨,然而从2014年开始,公司发展碰到瓶颈。

    “2010年前,公司90%是本地阿姨,但后来本地阿姨流失比较严重,人员跟不上。”陈君说,“再加上客户要求越来越高,培训也跟不上,很多技能不能满足客户需求了,那时起接到的投诉陡然上升。”

    就在“生死存亡”的关头,经圈内人士介绍,陈君与合伙人决定到上海开放大学进修,希望能快速改善公司经营状况。

    “过去管理比较随意,有事情就用本子记,也不注重客户回访,很少有回头客。”陈君告诉劳动报记者,有一次,一位一年前曾联系过的雇主打电话来,而她根本查不到这位雇主的信息,十分尴尬,并深刻认识到了纸质化管理的落后。

    在学习了自动化办公后,陈君的公司当年实现全部电子化管理。现在,公司在阿姨上岗后3天就会对雇主进行电话回访,7天后再签三方合约。“现在大约80%是回头客,还常常推荐给身边的亲戚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此外,陈君发现,原本混乱的培训机制也是阻碍发展的一环。培训时间不固定、内容不规范……而客户的要求却是越来越高,自己手下的阿姨很多都难以满足市场需求。

    “过去觉得让有经验的老阿姨带带,新阿姨就能单干了,培训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。”然而许多经验已经老旧了,实际操作时会产生很大的区别。现在,陈君要求公司旗下的阿姨必须参加正规培训,并取得初级职业资格证书,她手下700多名阿姨70%已有证,剩余的正在培训。

    35岁的杨红梅:

    掌握科学论据,可以更好沟通

    今年35岁的杨红梅来自甘肃省一个贫困地区。2005年她来到上海,在酒店做了4年西点师后为了更高的工资,她决定做一名育婴师。

    工作一段时间后,杨红梅通过技术培训和不断实践逐渐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育婴师,但她发现自己有个很大的不足是技术不能弥补的———表达能力和理论知识不够。

    “我们业界都知道,婴儿是不能吃‘迷糊奶’的,但很多父母并不懂。”所谓“迷糊奶”,就是有些家长为了让孩子把奶吃完,在其睡觉时偷偷将奶瓶塞进孩子嘴里喂奶。“有时候我去制止,反而还容易和雇主产生口角,就是因为我无法科学地去解释。”杨红梅告诉劳动报记者,喂“迷糊奶”的行为可能会影响孩子睡眠,对于0-3岁的婴幼儿来说,充足的睡眠其实比喂饱奶更重要。“这些都是我通过系统学习后知道的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一些孩子爱吃虾,家长觉得这是有营养的东西就让他随意吃,然而蛋白质摄入过多会导致婴幼儿便秘。”过去,杨红梅只是知道但不知道为什么,可雇主说了还被质疑是不是迷信或者是土方子。如今,在有了科学的解释后,雇主都会表示理解和感谢。

    在杨红梅看来,育婴师不仅要会“育”,也要会“教”,因此学历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“都说三岁看老,0-3岁的婴幼儿是可塑性最高的,因此对它的日常教育也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在心理学课程中,杨红梅还着重学习了儿童心理学,这是外面很多职业技能培训所学不到的。她告诉记者,毕业只是学习的开始,接下来她还会去读本科,她认为,现在的80后、90后都是本科以上的高材生,只有自己不断的学习才能满足客户需求。

    在上海打拼的她们:

    用孜孜不倦学习来改变命运

    1983年出生的肖巧玲是位新上海人,老公从事家庭装修工作,她有一个12岁的女儿,再有3个月老二即将出生。

    2000年,肖巧玲刚来上海打工的时候做的是美容师,2010年左右为了照顾孩子她放弃了全职工作,进入家政行业。开始为家附近的家庭提供钟点服务,时薪为15-20元。“每个月也就三四千元。”

    2014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开始参加开大的大专班学习。她最喜欢烹饪,学到了很多烧菜方面的技巧。“这些年我厨艺长进不少,女儿十分开心,夸我摆盘漂亮,变得爱吃饭了。”学习不仅让她学到了实用的操作技巧,也让她对自己这份职业有了新规划,不久后,肖巧玲就开办了家政门店转型做老板,并于2015年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家政公司,现担任家政平台的月嫂部负责人。“在我们公司,不仅有大学生钟点工、大学生月嫂,连研究生都有。每个人都是从一线家政服务员做起。”在她的努力下,月嫂部的员工们每个月为400多个新生儿家庭提供月嫂服务,成为公司的业务明星。

    而70后家政大学生宋萍于1998年来上海,做过钟点工,当过仓库保管员。然而,命运与她开了一个玩笑。她因为胰腺炎引发白血病,并引发肝脏等多部位病变。2014年宋萍的老公从四楼失足跌落,脊椎骨摔断、颅脑摔裂、肩胛骨断裂、肺摔炸,夫妻双方康复后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。

    宋萍在老师和同学们帮助下,克服了比其他同学更多的困难,圆满完成了大专学历。如今的她成为一家物业公司保洁队领班,管理着10多名保洁员。

    家政专业负责人:

    总学分76分才能毕业

    可能有人会质疑,如今外面那么多的家政培训班,即使是零基础的人去学几个星期也能上岗干活了,花三年读个文凭有必要吗?

    “首先,开放大学的毕业文凭是获得国家承认的。”上海开放大学家政专业负责人徐宏卓告诉劳动报记者,只要打开教育部学信网,输入证书编号即可查询。其次,他认为职业培训只能提高操作性技能,教什么会什么,但为什么这么做,如何做的更好,这样做能获得什么提高,都是职业培训不会教的。

    当然,徐宏卓强调,“此次的毕业生都100%拿到职业资格证书,大部分还拿到了家政服务员(高级)证书,而全上海从业人员中仅有不到1%拥有这本证书,可说是家政行业中含金量最高的资格证书了。”

    首届学员入学时是509人,毕业的学生是330人,按期毕业率为64.8%。

    若想成功毕业,60学分的必修课必须全部通过,还要修满16学分的选修课,即总学分76分才能毕业。考核分为平时作业性质的型成性考核和期末考试性质的终结性考核,考核分数占比1:1。

    以最具有技术含量,并注重实际操作的《家庭保洁实务》课程举例,共包含15个技能操作模块,考核5个技能操作模块,其中3个模块为必考项目,另外2个技能操作模块为抽考项目。难度不小。